首页 > 正文
在江苏哪里有治癫痫病的医院,杭州谁知道癫痫病医院那家好,江西市医院癫痫专病哪家好

安徽哪家医院可以治癫痫,安徽治疗癫痫病的方法有哪些,杭州哪个医院治得好癫痫,浙江治儿童癫痫比较好的医院,江西哪家癫痫病医院口碑好,浙江治疗癫痫的医院哪家专业,江苏小儿癫痫能治疗好吗,上海哪个医院治疗青少年癫痫好,江西治癫痫病能治的好吗,上海哪所医院治小儿癫痫病

  原标题:四级军士长王有柱 撞脸“许三多”

  “别叫我许三多!”

  时隔多年,许多老兵还记得王有柱喊破嗓子的怒吼。

  那年电视连续剧《士兵突击》首播,20岁的河南邓州市九龙乡籍上等兵王有柱,在全旅一夜爆红。

  小眼睛,小个头,一笑大嘴叉子咧到耳朵根……和许三多活脱脱一个模子刻出来。

  “不会是亲戚吧?”每当有战友侧目惊呼,王有柱会不自觉地沉下脸,黑眼仁“嗖”地斜到三角眼的最高处,这使得他更像一个“愤怒版”的许三多。

  他讨厌许三多,讨厌他那不知进退的轴劲儿。他喜欢成才,许三多只有部队一条道,成才多灵光,不管到哪儿都能混出个人样。

  “村里人都说你跟你哥一样,当两年兵就得回来,你学学许三多,替老子争口气!”爹在电话里哽咽。王有柱对着听筒呼哧呼哧地喘粗气,许三多三脚踢不出个屁来,自己聪明好学,新兵训练是标兵,专业学习是优等生,凭什么要去学一个靠苦干傻干熬出头的“瓜货”?

  “许三多!你爹又骂你龟儿子啦?”看完《士兵突击》的战友们笑闹着,王有柱“咚”地一拳砸在墙上:“别叫我许三多!”

  “我不是许三多!”从上等兵到中士,王有柱都在刻意摆脱这个符号,想以“高智商”与“高情商”彻底与许三多剥离。

  那年改学汽车驾驶,晚上学习室坐满了加班的战友。王有柱挂着耳机,悠闲地敲敲这儿、拨拨那儿:“这点书还用得着加班背?看把你们笨的!”

  熄灯了,他却在被窝里弓成虾球,拧开手电默背汽修知识,枕边摆着一本“道具”小说。他宁可被抓住看小说,也不想破坏“高智商”的形象。

  “他们都羡慕我过目不忘!”如今,他教育徒弟时语气坚硬,“你必须很努力,才能做到看起来毫不费力。”

  捧着“优秀学兵”证书,王有柱轻松地进了小车班。

  “你不小了,钱不能这样乱花!”那天,主任翻看着他并不富余的存折,蹙起了眉头。

  “我没乱花,也就是买几包好烟,战友感情总要维系嘛!”

  “都说你像许三多,你看许三多是靠这赢得尊重的吗?”

  通往高原演习场的道路,被前面的装备车轧成了纵横交错的沟壑,骤然而降的冰雨把路面冲得玻璃般湿滑,王有柱紧紧把着方向盘,用心感受着轮胎的抓力,小心翼翼驾车驶过高高低低的坑洼……这是他第一次被抽调驾驶大型装备车,随机动通信分队执行实兵演习任务。

  “有柱,辛苦了!提提神!”旁边坐着的分队长,“啪”地点燃一根烟,轻轻塞到他嘴里。那一瞬,王有柱倏然明白了主任的话,最终让许三多赢得尊重的,是毅力、能力,还有军人的担当。

  “在演练场上驰骋,才是我当兵的意义。”奔袭雪域“战场”数月,脸晒脱了两层皮的王有柱,没有花掉一分钱,却向连队递交了转开装备车的申请。

  战车隆隆,车轮滚滚。短短数载,“看着很轻松”地,这个不喜欢许三多的年轻人,成长为骨干、班长、特型重型装备车首选驾驶员。从雪域高原到大漠戈壁,从实兵演练到抗震救灾,执行了近20余次重大任务,实现着从“许三多”到“王有柱”的突击。

  “看着很轻松”地,他赢得了5次“优秀士兵”,体重直升20斤成为胖版“许三多”,却多次与立功擦肩而过,王有柱笑着甩甩手:“这不重要,重要的是,我就是我!”

  今年初,所在单位编制调整,王有柱从汽车连班长变为机动通信连导航班副班长,岗位要求一专多能,他得管理和培训全连驾驶员、精通各型装备车的驾驶维修,还必须迅速掌握导航专业技能。

  夜静灯明。学习室里,王有柱和新兵们一起钻研着教材。对“许三多”这个符号的偏执,早已随着“不加班”的神话一起消散。“嚓嚓嚓”写着笔记,他头也不抬地怼了一句:“没本事,像谁都白搭!”

  

  

  

  有人问我,你的理想是什么?我觉得,就像许三多说得那样:“好好活,做有意义的事!”我就想做个有理想的好兵。

  来源:解放军报

责任编辑:桂强

  原标题:四级军士长王有柱 撞脸“许三多”

  “别叫我许三多!”

  时隔多年,许多老兵还记得王有柱喊破嗓子的怒吼。

  那年电视连续剧《士兵突击》首播,20岁的河南邓州市九龙乡籍上等兵王有柱,在全旅一夜爆红。

  小眼睛,小个头,一笑大嘴叉子咧到耳朵根……和许三多活脱脱一个模子刻出来。

  “不会是亲戚吧?”每当有战友侧目惊呼,王有柱会不自觉地沉下脸,黑眼仁“嗖”地斜到三角眼的最高处,这使得他更像一个“愤怒版”的许三多。

  他讨厌许三多,讨厌他那不知进退的轴劲儿。他喜欢成才,许三多只有部队一条道,成才多灵光,不管到哪儿都能混出个人样。

  “村里人都说你跟你哥一样,当两年兵就得回来,你学学许三多,替老子争口气!”爹在电话里哽咽。王有柱对着听筒呼哧呼哧地喘粗气,许三多三脚踢不出个屁来,自己聪明好学,新兵训练是标兵,专业学习是优等生,凭什么要去学一个靠苦干傻干熬出头的“瓜货”?

  “许三多!你爹又骂你龟儿子啦?”看完《士兵突击》的战友们笑闹着,王有柱“咚”地一拳砸在墙上:“别叫我许三多!”

  “我不是许三多!”从上等兵到中士,王有柱都在刻意摆脱这个符号,想以“高智商”与“高情商”彻底与许三多剥离。

  那年改学汽车驾驶,晚上学习室坐满了加班的战友。王有柱挂着耳机,悠闲地敲敲这儿、拨拨那儿:“这点书还用得着加班背?看把你们笨的!”

  熄灯了,他却在被窝里弓成虾球,拧开手电默背汽修知识,枕边摆着一本“道具”小说。他宁可被抓住看小说,也不想破坏“高智商”的形象。

  “他们都羡慕我过目不忘!”如今,他教育徒弟时语气坚硬,“你必须很努力,才能做到看起来毫不费力。”

  捧着“优秀学兵”证书,王有柱轻松地进了小车班。

  “你不小了,钱不能这样乱花!”那天,主任翻看着他并不富余的存折,蹙起了眉头。

  “我没乱花,也就是买几包好烟,战友感情总要维系嘛!”

  “都说你像许三多,你看许三多是靠这赢得尊重的吗?”

  通往高原演习场的道路,被前面的装备车轧成了纵横交错的沟壑,骤然而降的冰雨把路面冲得玻璃般湿滑,王有柱紧紧把着方向盘,用心感受着轮胎的抓力,小心翼翼驾车驶过高高低低的坑洼……这是他第一次被抽调驾驶大型装备车,随机动通信分队执行实兵演习任务。

  “有柱,辛苦了!提提神!”旁边坐着的分队长,“啪”地点燃一根烟,轻轻塞到他嘴里。那一瞬,王有柱倏然明白了主任的话,最终让许三多赢得尊重的,是毅力、能力,还有军人的担当。

  “在演练场上驰骋,才是我当兵的意义。”奔袭雪域“战场”数月,脸晒脱了两层皮的王有柱,没有花掉一分钱,却向连队递交了转开装备车的申请。

  战车隆隆,车轮滚滚。短短数载,“看着很轻松”地,这个不喜欢许三多的年轻人,成长为骨干、班长、特型重型装备车首选驾驶员。从雪域高原到大漠戈壁,从实兵演练到抗震救灾,执行了近20余次重大任务,实现着从“许三多”到“王有柱”的突击。

  “看着很轻松”地,他赢得了5次“优秀士兵”,体重直升20斤成为胖版“许三多”,却多次与立功擦肩而过,王有柱笑着甩甩手:“这不重要,重要的是,我就是我!”

  今年初,所在单位编制调整,王有柱从汽车连班长变为机动通信连导航班副班长,岗位要求一专多能,他得管理和培训全连驾驶员、精通各型装备车的驾驶维修,还必须迅速掌握导航专业技能。

  夜静灯明。学习室里,王有柱和新兵们一起钻研着教材。对“许三多”这个符号的偏执,早已随着“不加班”的神话一起消散。“嚓嚓嚓”写着笔记,他头也不抬地怼了一句:“没本事,像谁都白搭!”

  

  

  

  有人问我,你的理想是什么?我觉得,就像许三多说得那样:“好好活,做有意义的事!”我就想做个有理想的好兵。

  来源:解放军报

责任编辑:桂强

  原标题:四级军士长王有柱 撞脸“许三多”

  “别叫我许三多!”

  时隔多年,许多老兵还记得王有柱喊破嗓子的怒吼。

  那年电视连续剧《士兵突击》首播,20岁的河南邓州市九龙乡籍上等兵王有柱,在全旅一夜爆红。

  小眼睛,小个头,一笑大嘴叉子咧到耳朵根……和许三多活脱脱一个模子刻出来。

  “不会是亲戚吧?”每当有战友侧目惊呼,王有柱会不自觉地沉下脸,黑眼仁“嗖”地斜到三角眼的最高处,这使得他更像一个“愤怒版”的许三多。

  他讨厌许三多,讨厌他那不知进退的轴劲儿。他喜欢成才,许三多只有部队一条道,成才多灵光,不管到哪儿都能混出个人样。

  “村里人都说你跟你哥一样,当两年兵就得回来,你学学许三多,替老子争口气!”爹在电话里哽咽。王有柱对着听筒呼哧呼哧地喘粗气,许三多三脚踢不出个屁来,自己聪明好学,新兵训练是标兵,专业学习是优等生,凭什么要去学一个靠苦干傻干熬出头的“瓜货”?

  “许三多!你爹又骂你龟儿子啦?”看完《士兵突击》的战友们笑闹着,王有柱“咚”地一拳砸在墙上:“别叫我许三多!”

  “我不是许三多!”从上等兵到中士,王有柱都在刻意摆脱这个符号,想以“高智商”与“高情商”彻底与许三多剥离。

  那年改学汽车驾驶,晚上学习室坐满了加班的战友。王有柱挂着耳机,悠闲地敲敲这儿、拨拨那儿:“这点书还用得着加班背?看把你们笨的!”

  熄灯了,他却在被窝里弓成虾球,拧开手电默背汽修知识,枕边摆着一本“道具”小说。他宁可被抓住看小说,也不想破坏“高智商”的形象。

  “他们都羡慕我过目不忘!”如今,他教育徒弟时语气坚硬,“你必须很努力,才能做到看起来毫不费力。”

  捧着“优秀学兵”证书,王有柱轻松地进了小车班。

  “你不小了,钱不能这样乱花!”那天,主任翻看着他并不富余的存折,蹙起了眉头。

  “我没乱花,也就是买几包好烟,战友感情总要维系嘛!”

  “都说你像许三多,你看许三多是靠这赢得尊重的吗?”

  通往高原演习场的道路,被前面的装备车轧成了纵横交错的沟壑,骤然而降的冰雨把路面冲得玻璃般湿滑,王有柱紧紧把着方向盘,用心感受着轮胎的抓力,小心翼翼驾车驶过高高低低的坑洼……这是他第一次被抽调驾驶大型装备车,随机动通信分队执行实兵演习任务。

  “有柱,辛苦了!提提神!”旁边坐着的分队长,“啪”地点燃一根烟,轻轻塞到他嘴里。那一瞬,王有柱倏然明白了主任的话,最终让许三多赢得尊重的,是毅力、能力,还有军人的担当。

  “在演练场上驰骋,才是我当兵的意义。”奔袭雪域“战场”数月,脸晒脱了两层皮的王有柱,没有花掉一分钱,却向连队递交了转开装备车的申请。

  战车隆隆,车轮滚滚。短短数载,“看着很轻松”地,这个不喜欢许三多的年轻人,成长为骨干、班长、特型重型装备车首选驾驶员。从雪域高原到大漠戈壁,从实兵演练到抗震救灾,执行了近20余次重大任务,实现着从“许三多”到“王有柱”的突击。

  “看着很轻松”地,他赢得了5次“优秀士兵”,体重直升20斤成为胖版“许三多”,却多次与立功擦肩而过,王有柱笑着甩甩手:“这不重要,重要的是,我就是我!”

  今年初,所在单位编制调整,王有柱从汽车连班长变为机动通信连导航班副班长,岗位要求一专多能,他得管理和培训全连驾驶员、精通各型装备车的驾驶维修,还必须迅速掌握导航专业技能。

  夜静灯明。学习室里,王有柱和新兵们一起钻研着教材。对“许三多”这个符号的偏执,早已随着“不加班”的神话一起消散。“嚓嚓嚓”写着笔记,他头也不抬地怼了一句:“没本事,像谁都白搭!”

  

  

  

  有人问我,你的理想是什么?我觉得,就像许三多说得那样:“好好活,做有意义的事!”我就想做个有理想的好兵。

  来源:解放军报

责任编辑:桂强

杭州治疗癫痫需要多少费用
城市相册
栏目精选
每日看点
重庆正事儿
本网原创
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01121215638